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
117队微信关注二维码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» 地矿文化 » 文化动态

爸爸的自行车

  • 字体:
  •     
  • 阅读:      打印本页     关闭本页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。12年过去了,那年暑假我们三姊妹去广东跟父母相聚的经历,犹如昨天发生的事情,历历在目。

   2007年的暑假,我刚好初二,马上升初三,姐姐马上升高三,不知是读小学二年级的弟弟想爸妈了,还是姐姐说想去广东看哈,爷爷对我说:“你爸爸联系好车了,叫你们去他们那点耍哈,从镇里坐客车直达爸妈上班的地方,车上有很多我们当地的熟人,包括司机都是我们镇上的,可以放心坐车去。”并给了我十多块钱,还准备很多吃的,有我们路上吃的,也有给爸妈带去的。记得是从我5岁开始,爸爸就去广东打工了,弟弟进幼儿园的时候,妈妈也去爸爸那打工了,现在我到初二了,每逢赶集有家长来看孩子的时候,我会不自觉望着窗外发呆。那个时候我们只知道爸妈在广东磨花岗石,每年春节的时候才回来,跟他们联系的唯一方式就是用公用电话。这次能去爸妈工作的地方看看,心情是无比的兴奋。

这是我们三姊妹第一次出远门,这也是我跟弟弟第一次坐大巴车,带上早已准备好的行李,从老家走一个小时的山路来到镇里,看见大巴车在那停着等客,就感觉如庞然大物,好高好长哦,心里想,这么大的车,到底能坐下好多人哦,怀着疑问,迫不及待上车看个究竟,一排有四个座位,一共十排,后面还有最高的一排,可坐五位,一共坐了45人。我赶紧找了个靠窗空位坐下来,姐姐和弟弟相继挨到我坐下,把弟弟夹在中间,那个时候我们身体都还矮小,三个人坐两个位置都有够的。在屁股下有一个红色带,不知道咋用时,司机上车说:“各位老乡,现在还没吃东西的可以去买东西吃,我们到下一个吃饭的地方有点远哦,买点水,或是有晕车的,自己提前做好准备,带点袋子什么的哈!”我跟姐说:“我有点饿了,我们去吃点东西吧!”带上弟弟就往外走,去找一家牛肉粉店吃了一大碗粉后,买了几瓶水,就上车坐起了,不晓得是吃太多,还是第一次坐大巴车不习惯咋的,这时心口感觉有什么堵着似的,想吐又吐不出来。这时乘客都差不多到齐了,司机发动车子,然后从前面挨个检查,嘴里说着请大家系上安全带。这一分钟我才晓得,原来这个红色带叫安全带,当司机走到我们身旁时,我赶快问:“师傅,这个怎么系啊?”司机笑了笑说:“来帅哥我教你。”看见司机把红色带子一头往有一个红色卡扣的地方插进去,然后把带子长度锁紧后,对我们说:“这是坐车的时候必须系的哦。”弟弟着急的说:“我的没有,”姐姐赶快旁边安慰道:“来我抱你,我们用一个就可以了。”顿时,弟弟脸上乐开了花。

车出发了,没走几公里,我想吐的感觉越来越明显,这时候就有人拿着袋子吐了,那股气味瞬间飘到我这来,我再也控制不着,往袋子里哇哇吐了起来,把之前吃的,都吐了。在路上更是吐,吃啥吐啥,他们下车吃饭,我只要是闻到那气味,都会吐,只能靠喝点水,吃点别人在车上给我们的苹果维持。就这样在车上折磨了三天多才到我们所说的广东,其实是广东云浮。

到达目的地,一下车,一股热气扑面而来,吸的每一口气都是热的,温度差不多四十多度,烈日下,没有一朵白云,只有蓝蓝的天空相伴。四周全都是用遮阳瓦盖的厂。爸妈们早就在那里等待我们的到来,有我堂哥,还有许多我们村里的人。一下车看见爸妈,早被晕车掏空的身体,突然精神了起来,特别是我弟弟,早已向老妈怀里跑去,我和姐在后面,老爸快步上前接过我们手里的行李说:“坐车累老火了吧,晕车没?”我和姐姐相互看了一下,笑嘻嘻的说:“有点,”老爸也笑了,接着说:“饿没,带你们吃东西吧,”我们赶快阻止了:“等哈再吃吧,现在不饿。”其实哪是不饿,就是因为坐车还没缓过来。跟其它的亲戚寒暄几句后,发现这点就是我叫满公的一个亲戚开的便利店,司机和他们都很熟,每次都会把车开到这来。后来爸爸告诉我,满公在这开店每天人都很多,基本上都是我们家乡那的人下了班来玩,吃点东西,打打牌。爸妈带我们进满公小店里,满公很热情招待我们在这玩了一会儿,还要留我们吃晚饭,老爸拒绝了,说离厂又不远,家里菜都准备好了,走路回家吃去。

走了十多分钟,我们到一个厂外,一个大铁门大大的开着,里面堆满了石板,有长方形的、有正方形的、有弧形的等等,走近一看,上面还有花纹,白里透着红色花纹,也有白色花纹,挺别致,随口一句:“这就是花岗石吗,”老爸说:“是的,我们工作就是打磨这个,商家直接来厂里拉去卖,刚路边大大小小几百个平方米的厂都是花岗石厂。”我补充说: “哦,挺好看的呢!”妈妈说:“你看到的是打磨好的,没打磨就没这么好看咯。”目前这个厂里就爸妈两个和一个厂长,老板经常不在厂里。一楼有一个办公室,挨着办公室的是厂长住的,爸妈住在二楼,有两间房,不大,除了床,就只能放一个小桌子,老爸把行李放在小桌子下面,外面有一个十几米平方的阳台,这是爸妈做饭和放杂物的地方。我只顾新鲜东看看西看看,忘记里面的闷热感和身上的汗水,爸爸贴心地早早把阳台上的大电风扇打开解暑。妈妈说:“我煮得有绿豆粥,来先每人吃一碗,我马上做饭吃哈。”我们仨都高兴坏了,争先恐后的跟在妈妈身后问:“碗在哪、粥在哪?”尝到第一口,清爽的感觉不觉向全身蔓延开来。这是我喝过最好喝的绿豆汤,我连喝了三碗,老妈看见我喝汤那样子,开心的笑了,我也幸福的对着她笑。妈妈说:“好喝不,好喝的话以后每天都给你们熬粥哈!”我们都异口同声的说:“好呀好呀!”吃过老妈精心给我们准备的晚饭,跟爸妈汇报完学习情况后,就去洗漱睡觉,爸爸把电风扇拿到房门外,对着床吹,给室内降温。这几天颠簸在车上都没睡好,我们很快地进入了甜蜜的梦乡。

第二天早上,我迷迷糊糊听见有机器的声音,睁开眼,太阳已经升得老高,是到中午了,往阳台走去洗漱,看见有一包包子在那放着,随手拿了一个吃,很甜,很细,味道好极了,这是我第一次吃这个,我一口气把桌上的八个都吃了,然后才去洗脸刷牙。顺着机器的声音我下楼来,就看见老爸的背影,他在一个机器旁忙活着,“全副武装”,戴着手套,身穿着防水衣裤,还穿着水胶鞋,手拉着机器手把,手把下面的圆形器械里还出水,水花360度的到处飞,就这样拉着机器在一块石头上下来回的动,有时会停顿一下,把一块从左到右打完了,然后停下机器,把最下面的那个圆形的换下,换上在旁边放着的另一块圆形器械上去,又这样重复刚刚的动作。后来得知,石板有大有小,有的石板用机器调过来放在上面打磨,有的就是要人工用小轮车推过来,两个人慢慢放上去,那个圆形的就是打磨石头的磨板,每一块石板都要用十多个磨板打磨,根据石板面光滑程度,决定打磨时间长短,石板表面有坑的,打磨就花费时间。爸爸身后还有一个比我们睡觉时使用的还要大风扇,对着他身体吹,为的是吹掉身上夹着水的汗。我不敢靠近,往外面走来,在厂办公室外一小屋里看见一辆自行车。

该自行车的手把是弧形的,就是我们现在所说的二八式,车轱辘不大,我正愁是谁的,正好碰到老妈和姐姐买菜回来了,我忙着问:“这自行车是谁的,”妈说:“是你爸爸的,”我顿时就兴奋起来了,心想是爸爸的我就可以去学了,心里把这事记下,等吃饭的时候和爸爸说。吃中午饭的时候,我问:“爸爸我可以学自行车么?”爸爸说:“可以的,我们厂旁边有一个地方,那儿车少,你往里面走离公路远点就没事了,车上手把前面那两个都是刹车,你遇到情况两个一起拉就没事了,”我说:“好的,”加快了吃饭的速度,第一个放下筷子对他们说:“我去学自行车去了。”跑下楼就推着自行车朝爸爸说的地方跑去。广东的6月天空总是那么晴朗,地面热气腾腾。到达老爸说的地点,是块平整的水泥地,周围都是厂,这条路就是联通这些厂的纽带。我往里走,远离外面的公路足够远后,停下来,把车子稍微倾斜,左脚跨到车子的另一边,把踏板的位置调到一低一高,左脚放在低的那一边,借力往坐垫上去,屁股还没到坐垫上,车就打偏了,上不去。就这样重复刚刚的动作,手抓紧手把,右脚刚要搭上踏板,车就偏离重心,就这样在烈日下不知尝试了多少次,终于掌握平衡,可以屁股坐上坐垫了,坐垫很烫,但我不敢乱动,怕重心偏离。右脚踏上踩半圈来调平衡,但还是坚持不到一秒钟,不管自己使再大的劲,车子没法前进就倒了,又这样折腾了无数次,还是不能轻松的前行。我决定休息哈,把车子支架放下来,可能是没固定好支架,车子突然往后面滑行了一下就倒了。我顿时反映过来,这是不是个小下坡呢,坡度很平,在阳光下反光,更是看不出。这一下我来感觉了,我决定先练平衡度,把车子推到最上边,然后从上往下的滑行,我只需要掌握平衡度就可以了。就这样滑下去,然后推上来,再滑下去,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,两个小时没喝一口水,但是出于热爱,全部心思都放在怎么把它学会,也没觉得渴。学会了平衡,开始学前进了,踩半圈的形式,边滑边踩,从上往下骑,然后从下往上骑。直到我能较轻快的操控自行车踩半圈式前行时,四个小时悄悄过去,嘴里都没有口水可以下咽,嗓子像火焰山干得直冒烟,不敢再继续了,我选择回家。在路边一家便利店,买了一瓶那种用纸袋装茉莉花茶饮料喝,咕咚咕咚的倒下肚,只觉得味儿怪怪的,具体啥味道形容不出来,喝一瓶根本不管事,马上又买一瓶一口气喝完,这会儿才有点解渴的感觉。旁边有人在说:“这小兄弟在这么高温度下学骑车,都没有中暑?”我笑笑,潇洒的把喝完的纸袋往垃圾桶里一扔,心满意足的推着车回家了。到家里才感觉又饿又困的,喝了老妈煮的绿豆粥后,洗个澡上床,头沾枕头就睡着了。

直到晚上叫我起来吃饭,吃完饭后,我要求老爸教我学车,在月光下,有老爸手把手的教,我上手的速度比白天快了许多。我就这样练习了两三天,可以踩整圈前行的时候,老爸说:“你骑一个,我去把厂长的那辆自行车借来,晚上带你们出去玩,”就这样,我骑一个,老爸骑一个带着弟弟去其他内乡人们家里耍,每家都好吃好喝的招待我们,就这样来回几次,技术也越来越好了。爸妈在我们要回家的时候,特意请假带我们去买衣服、吃好吃的,玩游乐场,整整玩了一天。

回来的时候我们坐的汽车卧铺,可能是我们之前坐过一次了,晕车没有去的时候严重,在路途中能吃小点东西,这样又折腾了几天才到家,到家后却遇到了一连串又悲又喜的事。

我们学校初二升初三要补课,我回来的时间,学校已经开始补课了,我回家把姐姐之前读初三用的书,和一周要吃的米跟菜准备好。第二天一早就去学校,天下着雨,山路多处淌水,怕把鞋打湿,我把鞋放在包里,穿着在老爸那买的拖鞋就往学校赶。到学校后,朗朗的读书声传来,门卫认识我,看见我穿拖鞋,就问:“你的鞋呢,穿拖鞋不让进的哦!”我赶快解释:“鞋在包里,怕打湿,没穿。”他看见我真诚而焦急的表情,就放我进去了,我第一时间想到我们班主任,看没有在教室上课,就往老师家去,他告诉了我一好信息:“你被分到三(三)班了(就是我们当时学校的尖子班),你现在的班主任是杨胜荷老师,接着用手指着三楼,她住三楼的那间,你去找她吧!”我很开心,两年来我一直在奋斗,就是希望每年的期末考试能上尖子班,尖子班的都是成绩好的,给我们授课的老师也是学校的精英,我初一同桌,在升初二时就被尖子班录取了,让我羡慕不已,暗暗朝着这个目标努力。终于等到这一刻,我接连对老师道谢,然后就向三楼奔去。

到达三楼指定的房间,看见一位皮肤有点黑,瘦瘦高高的中年妇女,正在屋里打算出来,她是双眼皮,黑黑的皮肤下有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。我赶快叫:“杨老师,您好!我是雷昌远,张老师说我被分到你们班了,特来向您报道。”杨老师定睛看了看我说:“哦,你就叫雷昌远啊!全班人都到了,就你没到,现在我们都上课一个星期了,怕你跟不上,你还是去你之前那个班吧。”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,直感觉天旋地转的,我定了定神,眼睛一下就红了,赶紧说:“老师我是去广东看爸妈,不在家,昨天刚赶回来,我为这次机会,等了好久,老师求您给我一次机会,我一定把上过的课补回来,一定不让您失望。”杨老师看我坚定而又无助的眼神,诚恳的态度,还有对这次机会的渴望,犹豫了一下,对我说:“那就让你去试试,跟不上的话,就把你退回原来班级哦,复习的书都带上的吧。”我赶快说:“要得,都带好了。”老师接着说:“去班上不懂的一定要问哈老师和同学,现在还在上课,你先去教室,等下课了再把东西放回宿舍。”我都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,赶快连声说:“谢谢老师……”一切的一切都在这个谢谢里了,鞋都还没来得及换,就往教室跑,敲门,是化学老师朱远方老师,他是我们学校公认最严厉的主任,学校捣蛋的学生都是由他来手把手的管教,他的左手还有残疾,只有大拇指还在,但是写字一点都不影响,写粉笔字可以两只手一起写,他给每人规定分数,差一分就是一鞭,他这种特殊的教育方式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此时,他用聚光的小眼睛看着我脚上穿着拖鞋,头发自然卷还带点黄,抱着书,好奇的问:“你干嘛的,”我说:“朱老师,我是杨老师叫来上课,”然后说:“叫什么名字。”“ 老师,我叫雷昌远,”朱老师说:“你下课了去买双鞋换了,还有你头发是不是烫染过的,”我说:“朱老师,鞋子包里有,还没来得及换,头发自然卷从来没有染过。”老师接着说:“那你进来吧,第一桌有位置,先坐这儿。”我一个人坐前面一桌,拿出化学书,找不见说的内容,原来是版本跟别人的不一样,后桌周成梁同学就把他的那本给我,他和王继泉共同看一本。我的第一节课就这样上完了。自此在班上我一直很努力,成绩都是中上等,更是从普通班进尖子班同学中,我的成绩是最好的,和同学的关系也很好,经常得到老师的表扬。中考的成绩也算理想的,高中一直也是尖子班。我想,要是没有这次老师给我的机会,同学们的帮助,我就不会有这样的成绩。

老爸就这样日复一日的重复同样的工作,他坚持了21年,老妈坚持工作了15年,把我和姐姐从大学送出来,弟弟还在上高中。然而祸不单行,在2017年的时候,用小轮车推石板的时候,可能是因为年纪大了,还患上了风湿手脚不灵活,没扶稳一块大石板,倒下来把老爸右脚的大脚趾打没了,旁边的两个脚指甲也被砸没了,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的院,过年回来的时候,我不顾他们的反对,坚决不让他们再出去工作了,之前读大学的时候就知道的,这么潮湿的环境肯定容易生病,那个时候就建议换工作,但是老爸说,我都干了这么多年了,我喜欢这个。后来得知,这个工作是计件,没有工作时间的限制,只要你愿意做,你磨得多就得多,而且工资也不错。曾在2015年我听他们说,一个堂哥年轻身体好,干劲足,在另一个花岗石厂,他一个月就能拿到一万多。当然,积劳成疾给他们带来的痛苦是很明显的,他们的手因扶着扶把来回打磨石板,被抖开了裂,而且机器上不断喷水,一工作水就往伤口上灌,更严重的是,手长期这样握住,到现在五个手指都患风湿伸不直,僵硬了。这次态度是很坚决的,没有再让老爸老妈去磨花岗石,我说:“现在国家政策这么好,在农村做的事情也是很好的啊,老爸你本来就是高中毕业,文化水平是有的,可以在家做点种植、养殖等轻松一点的活路,现在公路都是户户通,马上还要修高速公路,肯定要在当地招工,你们也可以去打点零工,离家近,多好。”他们也同意我的意见,没再说去广州的事。

第一次远行,带给我很多,除了遇到一些新鲜的事物,更多的是对家人的思念。从爸妈为了家庭坚持工作,告诉我只要你坚持做一件事,把简单的事情重复做,就会成功,爸妈的成功就是赡养爷爷奶奶和供我们三姊妹读书;从我在烈日下学自行车,兴趣是第一老师,只要你有兴趣,再苦再累,你也毫不在乎;从内乡人在外相互帮助,告诉我在外要团结,对陌生人要有善待之心,害人之心不可有;从老师的理解和同学的帮助,告诉我有机会要去争取,只要你努力,别人都会看到,都愿意伸出援助之手,同时我们自己要学会感恩,只要心存感激,才能奋力前行,这份感激就像一股东风,在你航船前进的方向上助你破浪前行。

现在把我三姊妹带到大的爷爷奶奶已去了天堂,爸爸的自行车也不在了,可是爸爸不能伸直的手指老茧还在,爸爸的脚趾的伤还在,我的记忆还在。


分享:
0
  • 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