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
117队微信关注二维码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» 地矿文化 » 文化动态

愿人民的幸福生活“一天更比一天”

  • 字体:
  •     
  • 阅读:      打印本页     关闭本页

我父亲出生在上世纪一十年代末的务川县一个家境殷实的农民家庭,但在三四十年代,惨遭奸人陷害,以致家破人亡,少年时期的父亲不幸成了孤儿,在战乱频仍的旧中国,只有靠当长工为生。据村里人讲,父亲在主人家的造纸坊做工,大冬天里,双脚要踩在冰水中,以致每年都会长冻疮,冻疮开出的口子活像小娃儿张开的嘴巴一样,直到第二年夏天都好不了,生冻疮不能烤火,一见热就瘙痒难忍,所以整个冬天父亲是得不到火烤的,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务川解放。1949年,随着新中国的成立,1950年务川获得解放,已人到中年的父亲终于迎来了新生——翻身作了主人,还当上了一名政府干部。父亲对共产党心怀感恩,勤勉工作回报党恩。他在农村工作期间,知民情、懂民意,因地制宜,发展生产,深受农民爱戴。据别人介绍,六十年代闹饥荒那几年,父亲正在主持公社工作,面对饿饭的农民,父亲间接地做了一些“开仓济民”的事情,比如在某些政策的执行上有些宽松,对某些村民的“偷”粮行为没有严格制止等,救了不少村民的命。就因为犯了这些“错”,父亲被撤职,被开除了党籍。虽然如此,作为普通工作人员,父亲依旧勤恳、乐观地工作、生活,直到1978年平反,直至退休,这期间没见他抱怨过谁,更没有见他怨恨过谁。在教育子女,或和邻居们拉家常时,他总是把党的好、国家的好挂在嘴边,记在心里。受他的影响,我们的家总是充满着温馨和欢乐,我的童年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中自由快乐地度过的。

我的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,她嫁给父亲,是解放过后的事情。她新婚一年后的丈夫去逝了,父亲的前妻也因病去逝,两个同样不幸的人结合在了一起,重新组成新的家庭,在这个新的家庭里诞生了五个子女,我便是这个家庭里的第四个孩子。母亲很勤劳,是家里的主要劳力。父亲一天忙于工作,很少在家里看到他,以至于我的童年的记忆中很少有父亲的影子。母亲忙完生产队的活,还得回家照顾5个子女。家里人口多,粮食不够吃,母亲就做腌菜,把大头菜、青菜、茄子、辣椒等等的都做成腌菜,腌菜装在坛子里,密封好,这样一年四季都能有菜吃。而主食则主要是包谷饭和红苕。记得小时候家里的餐桌上出现最多的是红苕,一年四季都有,红苕不但用作饭食,红苕藤、根,或个小的红苕,还可以用来喂猪。红苕是粗纤维,吃多了寡人,越吃感觉肚子越空,虽说肚子已吃得鼓鼓的,却还是老想吃东西。而蒸包谷饭的时候,则会在甄底铺一层薄薄的白米饭,中间倒上包谷粉,再在面上又铺一层薄薄的米饭,等包谷饭蒸熟,再将面上的米饭和包谷饭和转,金黄色的包谷饭中就会闪现几粒亮晶晶的白米饭,这样的“两炒饭”吃起来也格外有味道,但甄底的那层垫底的薄薄的白米饭则是我们最渴望得到的饭食,能吃上白米饭就成了小时候我们最大的愿望。进入1980年代,生产队开始包产到户,粮食年年大丰收,家里谷子多了,吃白米饭就变得很平常了。

温饱问题解决后,钱又成了大问题。在1980年代,农村“万元户”是很让人羡慕的事情,我们生产队就有一家栽烤烟的,有一年就成了“万元户”,政府邀请他家参加表彰大会,戴红花,还得到奖金鼓励。可我家一直没有成为“万元户”。时间到了1995年,母亲查出患了癌症,那时候农村还没有医疗保险,家里出不起三千块钱的住院费,母亲的病只得到私人开的中医门诊拣些药来吃,聊作安慰,其实于病没什么用,第二年就去逝了。两老仿佛约好似的,在母亲去逝十天后,父亲也去逝了。

进入1990年代,我所在的地质队经济效益不好,没有事情做,大部分人都下了岗,或者转行干起了小卖买。当时我在单位下属的一家服务公司上班,虽说没下岗,但收入有限。我为了参加单位集资一套价值两万余元面积四十几平米的房子,借了一万多块钱的债务,到1999年年底,没有钱还账,心里特别着急。正在这时,单位为了实行人员分流安置,同意下岗职工卖断工龄,还会获得一定的经济补偿。我打听下来,补偿款达到一万多元!便毅然决然地卖断了工龄。账是还了,同时也把自己推向了社会,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了近十年。这十年里,我干过地质工作,当过公路监理员,干过项目管理,收入渐渐稳定,生活水平也有了提高,还按揭了一套九十多平米的房子。2009年,我卖断工龄所在的地质队随着地质市场的繁荣,经济也得到稳步发展,单位便通过定向招聘,把我们这批“协议解除劳动合同人员”招了回来,我又重新干起了地质工作。

“浪子回头”后,世界虽说还是那个世界,职业也还是同样的职业,但人的思想境界却有了不少变化。我分外珍惜这份曾经丢失了现在又回到手中的工作,走进荒山野岭,一样的跋山涉水,却不再认为是“苦”,相反,却感觉满眼都是风景:雨天是“画江南”,秋天是金黄色的暖,再寒冷的冬天也能感受围炉夜话的浪漫……总之,对生活充满了深沉的热爱,对地质工作更是充满了执着和热情。2012年年初,因为单位宣传工作的需要,我被调到队党委办公室从事宣传工作。因为了解地质工作,热爱地质工作,所以到了党办后,写出了几十篇讴歌地质工作的文学作品,大部分都在《中国国土资源报》《中国矿业报》等省部级行业报刊发表,同时写了数百篇新闻报道,也得在行业报登载,很好地宣传了地质工作,让更多人了解地质,热爱地质,宣传工作成绩得到单位领导和同事们的肯定和好评。

2016年,女儿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,本人也随着单位经济的发展收入逐年提高,房子也由九十多平米,换成了一百三十多平米。

回顾走过的人生路,蓦然发现,房子越住越宽,楼层越住越高,日子越过越好,这一切都得益于祖国的蓬勃发展。建国七十年来,中国实现了由站起来、富起来到强起来的伟大飞跃,全中国人民在十九大精神指引下,正大步迈向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“中国梦”,国家的面貌正日新月异、欣欣向荣。我不由得想到一句俗语:树大好乘凉。便不禁从内心深处真诚地祝愿:伟大的祖国这棵“大树”更加枝繁叶茂、郁郁葱葱!人民的幸福生活如“芝麻开花节节高”,一天更比一天好,更进一步!


分享:
0
  • 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