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| 加入收藏
117队微信关注二维码
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 » 地矿文化 » 文化动态

初心似榴花灿烂依然

  • 字体:
  •     
  • 阅读:      打印本页     关闭本页

——从张露萍诗中看共产党人的初心



“七月里山城的榴花,

依旧灿烂地红满在枝头,

它像战士的鲜血,

又似少女的红唇,

让我们沉醉,

也让我们兴奋!

石榴花开的季节,

先烈们曾洒出了他们满腔的热血。

无数丰富的血啊,

汇成了一条巨大的河流!

这七月的红河啊,

它冲尽了民族百年来的耻辱与仇羞!

我们在血路中新生!

我们在血路中迈进。

今天,胜利正展现在我们的眼前。

我们要准备着更大的流血,

去争取前途的光明!”

这首激昂的诗篇是张露萍烈士写的。

张露萍原名余家英,也曾叫余硕卿、余慧琳。1921年农历五月二十八出生于四川省崇庆县(今崇州市)一个贫寒的知识分子家庭。父亲余泽安,是一个私塾老师。张露萍上小学时,二姐病故,大姐余家彦被军阀、四川暂编师师长余安民强娶为妾。这些不幸的遭遇,激起了张露萍对黑暗旧社会的憎恨和愤懑。1937年,受时任中共川西特委军事委员车耀先同志影响,投身革命,同年赴延安,1938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。1940年4月,在重庆从事地下工作期间不幸被捕,次年3月被关进贵州息烽集中营。这首诗就是她在息烽集中营关押期间,以笔名“晓露”在集中营办的油印刊物《复活月刊》上发表的。

且看诗中:“石榴花开的季节,先烈们曾洒出了他们满腔的热血。无数丰富的血啊,汇成了一条巨大的河流!这七月的红河啊,它冲尽了民族百年来的耻辱与仇羞!”表现出烈士对红色革命的坚定信念,投身革命就义无返顾的意志和决心坚如磐石,在白色恐怖的黑暗中无畏反动派的残酷和血腥的英雄气概。此时的张露萍,不过是一个二十出头的青春女子,却有着钢铁般的坚强意志。

据史料记载,1940年4月,重庆 “军统电台案”发生后,张露萍被捕,军统方面怀疑张露萍是南方局派来的,便故意释放张露萍,并派敌人暗中跟踪。但机智的张露萍识破敌人的阴谋,从曾家岩50号前通过时,从容不迫,碰到自己的同志就假装不认识,迷惑敌人。戴笠极为恼怒,他亲自出马,提审张露萍,想从她身上打开缺口。戴笠认为,一个19岁的女孩子能有多大能耐?却不想戴笠用尽各种酷刑,张露萍始终只说自己叫余慧琳,地主军阀余安民是她的亲戚,没有向特务吐露半点党的机密。而且,就在她和同志们被捕后,还在积极想法联系自己的同志,使他们得以转危为安。在看守所里,因毛烈(戴笠的小老乡)与张蔚林(与张露萍一起被捕的同志,为便于工作,张露萍与他以兄妹相称,余家英遂改名张露萍)等认识,毛烈不清楚张蔚林案情的具体情况,于是张露萍就要张蔚林利用这个机会送50块大洋买通毛烈,请他送一张纸条到重庆中二路中共南方局的一个秘密机关。毛收下钱后,果然照办。等戴笠派特务去搜捕时,中国共产党秘密机关已人去楼空。

这就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人,她早就置生死于度外!心中只有党,只有组织,而独独没有她自己。

据史料介绍,1945年7月14 日凌晨,在就义前,她反复安慰她的难友们“我知道我要到什么地方去,我现在心里很坦然”“我们活得亮亮,死,也要死得堂堂。”从行李房取出皮箱后,张露萍从中取出浅咖啡色薄呢连衣裙和红宝石戒指,给自己穿戴好。接着,又拿出一支口红,要难友为她化妆。在生命的最后一刻,她要在敌人的刑场上,再现她当年在南方局从事秘密工作时的战斗英姿,并下决心要用鲜血来捍卫党的尊严,捍卫共产主义的崇高信仰。在刑场上,她朝手在发抖的刽子手吼道:“笨蛋!朝我的胸部开枪吧!”并竭尽生命的全力振臂高呼:“打倒国民党反动派!”“中国共产党万岁!”这震撼心魄的喊声震破了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的胆,息烽集中营的特务们从此食不甘味,睡不安寝。

2019年8月1日,我所在党支部组织党员到息烽集中营开展革命传统教育活动,这一天,离张露萍烈士就义已是74年零半个月。半个多世纪过去,世界早已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,张露萍和她的战友们曾为之奋斗的明天早已变成现实。斯人已逝,精神永存。站在曾经关押过张露萍烈士的“义斋”略显潮湿阴暗的院落,我们仿佛还能听见当年烈士呐喊的声音:

“我们在血路中新生!

我们在血路中迈进。

今天,胜利正展现在我们的眼前。

我们要准备着更大的流血,

去争取前途的光明!”

走出“义斋”,仿佛正在等着大家似的,路边一树石榴花正灼然开放,那鲜艳的花瓣仿佛一团团燃烧的火焰,让人的心情顿时变得激越起来。这曾是烈士吟咏了半个多世纪的石榴花吗?这曾是见证了烈士英勇就义的石榴树吗?近百年过去了,石榴花开火热依然、鲜艳依然,就仿佛共产党人的初心,一直熊熊燃烧在中国大地上,并将更加旺盛,更加久长……


分享:
0
  • 上一篇
  • 下一篇